要致富,找财路!
CAILUGE.COM

赚钱易(网红赚钱太容易)

关于网红和机构之间的矛盾再次被诉诸于网络。

近日,高达3500万粉丝的网红账号“浪胃仙”突然连发三条视频,一位自称是浪胃仙IP创始人游絮的女士在视频中声称,浪胃仙(本名李杭泽)和公司的直播负责人带着团队内的员工自立门户,同时在走之前还将公司的拍摄器材带走,之前所拍摄的视频素材也都被格式化清空。

赚钱易(网红赚钱太容易) 1

值得一提的是,在此之前,该账号已经长达两个月未曾更新,不少粉丝都在猜测是否因为浪胃仙本人与运营公司闹出了矛盾,而此次随着事态的公开化,也算是坐实了之前的传言。

而与此同时,另一个名为“真的浪胃仙”的新账号则在正常更新,视频内容也是由浪胃仙本人出镜拍摄,目前在抖音平台上也已经拥有了超过250万的粉丝。

01

各执一词,孰是孰非

在昔日老板控诉视频发出后不久,浪胃仙本人也通过新账号“真的浪胃仙”发表视频回应,他声称自己之所以会带着团队成员另起炉灶,是因为他发现原账号的实控人游絮被前公司起诉侵权,担心账号存在风险,所以才选择运营新账号。

按照浪胃仙的说法,游絮目前所拥有的的“浪胃仙”账号,是利用职务之便侵占了前公司的,而并非游絮个人所有,且已经被前公司起诉,自己也是被骗的一方。如果继续运营下去,可能会产生其他较为严重的后果。

赚钱易(网红赚钱太容易) 2

浪胃仙同时也表示,自己之前与游絮也达成过共识,双方的合作到2021年12月底终止,自己的公司则是于2022年初注册成立,因此也不存在所谓的临时出走。

但根据游絮之前视频中所说,浪胃仙与公司的直播负责人在职期间就在外开设公司,并将部分业务偷偷转移至新公司,加之此前提到的带走设备和清空素材等问题,在浪胃仙的回应中都没有看到具体解释。

据天眼查数据显示,游絮视频中所提到的直播负责人兰昊,目前名下拥有两家公司,分别为比较开心(杭州)信息技术服务有限公司和杭州炒鸡开心文化传媒有限公司,注册时间则是2021年12月8号和2022年1月29号。

而通过裁判文书网能够搜索到的信息可以看到,关于浪胃仙这个IP,其实已经产生过多次纠纷,除了现在的账号实控人游絮控诉李杭泽和兰昊自立门户外,游絮和李杭泽也遭到过前公司的指控,称其开展不正当竞争。

另外值得一提的是,在游絮发布的视频中,还提到了给予李杭泽本人的收益分成,占到了账号收益的70%,这一比例确实要高于行业平均水平不少。

但随着李杭泽的出走,游絮目前的公司也基本处于停摆状态,因为公司只运营着浪胃仙这一个IP,内容停止更新之后,其他工作也都无法开展。

02

网红挣钱容易分钱难

近些年来,随着短视频的爆火和直播电商的兴起,使得网红达人的收入也随之变得水涨船高,但随之而来的利益分配问题却让不少机构和达人之间分道扬镳。

螺旋君从一位业内人士处了解到,目前短视频红人的变现渠道较为多样,除了比较常见的广告收入外,带货的坑位费和商品销售佣金,以及开直播时所收到的打赏,都可能是账号收益的重要组成部分。

但这些收益由于运营的重点不同,网红本人所拿到的收益分成也并不一样,比如直播打赏,因为主要仰仗于网红个人的表现力,所以业内基本都是由网红本人拿大头。

而对于一些广告商单,则比较考验运营机构的商务拓展能力和内容策划能力,所以多数情况下是由公司拿大头。

而由网红IP本身所衍生出来的其他变现路径,如品牌电商、网红培训等,则可能还会需要设计一套更复杂的利益分配规则。

如果双方谈不拢,则很有可能彼此走向割裂,甚至闹到对簿公堂的地步。

比较典型的案例是去年曾闹得沸沸扬扬的李子柒与杭州微念的纠纷,微念对外声称“公司一年多前就提出与李子柒的股权计划与合作模式方向,并在股东同意下签署相关股份安排、合作费用的协议方案,曾多次与李子柒(本名李佳佳)就股权等权益事项展开沟通,但未有实质性进展,最终导致如今局面。”

除此之外,一些MCN机构因为把持着账号的运营主体,如实名认证、手机账号绑定等,试图加强对于网红本人的控制,但并未对网红达人本身进行更多的扶持,最终也有可能逼得网红出走另起新号。

2020年,全网粉丝高达2000万的美食博主“翔翔大作战”发表视频称,由于和签约机构震惊文化的纠纷,他的抖音和微博账号已经被冻结。

赚钱易(网红赚钱太容易) 3

而纠纷的原由,则是因为自己此前和机构签订的不平等条约,不仅未能给自己提供内容创作方面的实质性帮助,还要免费给机构旗下的其他账号进行推广。

后来事情的结局是,“翔翔大作战”原作者放弃了全网的原有账号,重新注册全新的账号进行运营。

而通过一些公开资料来看,网红与机构间的矛盾公开化在行业内已经不是个例,包括林晨同学、一条小团团等头部网红达人都曾曝出过与签约机构的纠纷,而对于一些中小up主来说,这种情况也并不鲜见。

03

大网红终究走向独立?

无论是此次的浪胃仙与前老板之间的纠纷,还是此前被公开报道的其他网红和机构,其实也都暴露出来了另外一个问题,那就是当网红成长为超级个体之后,其背后机构的不可替代性会变得越来越弱。

早期MCN机构签约达人,能够给予的扶持大多集中在专业化的培训、内容制作、商务拓展、资源倾斜等,但当网红一旦成长为顶流之后,那么这些所谓的扶持就很难再让两者之间紧密连接。

一方面来说,这需要倒逼机构本身提供更多的差异化价值,以增强自身的不可替代性,否则单纯以合同进行约束,在合同期限到期之后,也很难再有进一步的合作。

毕竟在短视频行业如此红火的当下,网红自立门户的难度和成本并不高,拍摄、策划、直播、电商、运营等专业人才俯拾皆是,短时间内就可以重新搭起新的团队并快速投入运营。

而随着广告主投放越来越注重品效合一,加之内容为王的行业导向,即便放弃掉高粉丝量的账号,只要能够保障原有的内容质量和IP印象,那么网红依然可以获得稳定的流量和商单,进而保障自身的收入。

另一方面,网红自身的契约精神也应该被重点关注。

近些年爆炸式增长的短视频行业造就了众多的暴富神话,对于网红本身来说,短时间内的收入暴增也可能会引发心态的变化,想要单飞或者另起炉灶无可厚非,但前提是应该遵守合同约定,而不是恶意违约。

此前抖音千万粉丝网红小慧君哭诉前公司逼自己签署霸王条款、前老板对自己性骚扰,但最后随着前公司老板出面澄清,加上判决公告最终坐实该网红无非是想单飞,从而编造了虚假内容。

对于此类行为,不光需要行业内的从业者联合抵制,可能也需要短视频平台及行业协会有所作为,维护相关各方的正当权益。

人性本就经不起考验,尤其是在面对触手可及的利益面前,当道德已经无法约束个人行为时,就需要更有力的制度来把贪欲关进笼子,无论是对网红还是机构,都是如此。

版权声明:本站文章及图片来自互联网及其他公众平台,版权归原作者,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!
本文链接:https://www.cailuge.com/pmsy/5298.html